欢迎进入一览文化! [登录] [注册]
书名
作者
图书类别 主题专区
【书名】恋人三部曲: 暧昧、热恋、终曲短篇小说集
【作者】玩媒体
【ISBN】9789868588493
【出版社】玩媒体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情况】未转让版权
【商品信息】 页码:235   开本:25K  
【所属类别】 两性私语  情爱小说
【所属系列】
【出版日期】 2010-10-18
书本介绍

【内容简介】x*RH`|tCox*??a!
h:「画面...故事....回忆...听来的轶事...都随着文字浮出了脑海,令人惊艷!」 #n '1N&qxgioNoT]N
贝儿老师:「如法式甜品般迷人的小说。」2Y\"V@,?vQ '2Bw?p
黄俊郎:「充满画面和张力的好作品…」
#Q4$agzFe9C8s RG}X{P A!Z$^Q@rb

M9(vbas48xN^k$
Rk3\437].hL&[efE\q8

秉持「创意自产」的理念,『玩媒体』、『华人版图』、『诚品站』联合举办『恋人三部曲』短篇小说大赛,不仅以高额奖金悬赏,并邀请创作鬼才『黄俊郎』、未来系爱情作家『h』、火红美女部落客『贝儿老师』 共同评审,吸引各路好手前来参赛!短短一个月内,超过200篇作品如雪片般飞来,在线浏览人次突破十万,经过三阶段激战,最终脱颖而出前三名,成为玩媒体指定培育专栏作家!$_Z$yE,"^BH27=n*51ayrafdOL!p?

BVwttI 6NF;})C2f
hK'\\_E%;:xoqLP

-为什么恋人在这城市里变成了濒危物种?\dd[fk|&_-K\vXT
那是由于,分手,在这里可是性命攸关的事。-YU}dg0|^:ThgEN?`]
本书集结『恋人三部曲』从初赛到决赛间,将短篇小说体裁的优势极力发挥的上乘佳作!横跨暧昧、热恋到恋情终曲,篇篇细腻、出人意表,诠释出爱情的可爱和疼痛之处,令人着迷,回味再三!
SY,cIs{1n$#l8z}p??T[Nu8Y5p"F

):$d'pm|?e}'L
@_48;%%$Fo`-=

玩媒体-给你最好的阅读空间:http://www.onemedia.com.tw/ *OY:6;9/6@?/{5ZiWu=u4^x"$tjTNn

fkd:=RS+ZBZuvx
a'TNZ` .SKdnJZwXNi

【作者介绍】x @REQ=!{nJs9;ro f
网罗『玩媒体』、『华人版图』、『诚品站』联合举办-『恋人三部曲』短篇小说大赛14位华文新锐作家联合出版,创作能量不可小觑,为网络文学投下一颗震撼弹!
:IY0jqYgA_Ha A9h "nqffF%B(tKKqdU6)

G|p{?5JqAo0oq=e`?
f2p%.3[vB9 ~*iU

恋人三部曲决赛top 1 - lori youngG\si-dK(5Cf'Zy0-Fc
以细腻文风见长,即使是生活中微不足道的细碎片段,由她笔下流泄而出,便转化为一份迷人的优雅气息,目前独自漂流印度中。G]EfiJ%ppgZL /Zc$i;
玩媒体名家专栏【我们是不当真的】:9VM6j}UM=d!cPTt(
http://www.onemedia.com.tw/post_list.php?autherid=47
jXe\HHRN`.*WSC] m{@\#Zz 09HdX{f

Awf31#GF|[n~oT3Fq\
m?h!Gk_f!g14!4

恋人三部曲决赛top 2 - 小阔叶J75M*`0\".EDs?p
从事室内设计七年有余,突然有一天,体内创作流被玩媒体唤醒,初次参加创作大赛便一举拿下亚军,踏上写作这条不归路,持续筑梦。q*i'Swzx~%cEU#B
玩媒体名家专栏【筑梦家】:`9z&Nn77~td|sn
http://www.onemedia.com.tw/post_list.php?autherid=45
.[[xO)7r MtoGc6ZRHX[/-[0{W1Ppr0L

A` {qOj]"74`m'
i9LaUa7{;Q$ $( M

恋人三部曲决赛top 3 - 舒果汁pR4KF0',(#6I!T
可幽默、可纯情的幻觉大师,本人研习蒙特梭利教育学程中,名侦探mr.陶的本格派推理正在萌芽,让人耳目一新。Rw.44T'L/Lvp6~
玩媒体名家专栏【城堡外‧侦探剧场】 -~Y&0J\}0f~iK[5[
http://www.onemedia.com.tw/post_list.php?autherid=46
P6D*-g{2DSv@b_8N_V4cEYHtNS}

){j&-a)rD_);ET8
D:Nuz:^=Xwqb*^N

【内文试阅】5e?-M9w`4$Dk[v( L
第三种结局 by lori young*7Rt!NonGM@1ygM -q
「我们才说三句话,就互相说了两次原谅。」露西尔说。m32O%8s?erz,.vnn.E7
「我们是从结局开始,」他语调愉快「相爱的男女到最后总是请求彼此原谅──最起码一定有人这么说:『请原谅我,我不再爱你了。』」
*|zp6e-#q.[CyPrOK{"+{- (5FSA55V

aq\#oa^cw 5vG`T_
;'R =XH~CZ(i

「这种结局算是相当好。让我伤心的是那种诚实的说法:『请原谅我,我以为我爱你。我弄错了。我有义务对你说实话。』」4iM,b_EScbu V$ Q
sagan《la chamade》
jBFfNE'#bFKfk.k6 Dd9TQ ?bi`U|,1#+

:neeSY Gi9sX8F$r
[ h=s%Id,Bi'S{uEV

你从退伍至今也将期满一年,算算你和苹果也交往了将近两年。你记得你在要去当兵前把自己房子的钥匙给她,要她搬过来和你一起住的时候,她的表情,那种眼神很惊奇,却孩子气的笑着的脸。你很少看过像她那样诚实的人,她从不假装。L2=Wxm ziEg,q!kx#aD?~e# 8bWW&-

x =|qPxx- =*Deo
f5DcyR Tu pbtLVWm|

你记得你们第一次做完以后,她蜷缩在你的臂弯里,长长的头发盖着她裸露的身体,像一只小兽。你们维持这样的姿势一直到早晨,当她醒来抬头看你的时候你正好也醒了,这一刻你连呼吸都不敢,就怕空气的流动破坏寂静,你幸福得几乎窒息。然后她说:「你很可能不知道,我是真的爱你。」cx~pR??Qz- IenuQaY0Ix70o|qUM$f

4~of|GTO\ u*7gK[.
|/?'WHGKYo5}y!

你心里想着同一件事,你却不如她来的诚实,你能做的只是紧紧抱着她,紧到她成为你的一部分为止。Pm?Q/$)_bX 299a;GSu8^McZM%!Y

!s d 3CMy-#d*VH8X
pSBc7QD=CX3

你们把所有的时间献给对方,你放假时你们整天不出门,躺在床上聊天,不聊天的时候就亲吻,不亲吻的时候就做爱,或者,就只是望着彼此的眼睛,数数睫毛。她偶尔还必须去舞团练习或是教教课,你就独自一人,也许待在家也许出去晃晃,等时间快到的时候到她的舞团门口等她,然后你们一起回家。rg(\ROre ?['2:9-Z2& jP!w*!SL5D

yAy9w{H4?NJ3TqQ
cw0"\VIB~U$sQN+O

回家的路上你们会去一家她朋友告诉她的好吃的餐厅,一边吃她会一边说今天发生的事。她会说「舞团来了新人」或是「alice好像很沮丧」之类无谓的琐事,然后你会给她「新人叫什么名字」或是「小孩子多少是有点忧郁的」这样的回答。即便你并不在乎新人的名字,也不了解小孩,你只是喜欢看她跟你分享事情的时候眉飞色舞的生动表情。最后,当她说完她今天遭遇到的大事小事之后,她会问你:「那你呢?」4Bt$7*6S+q5@S]nD]BD=eH"'Ba\u&:?

dN^ $4?'1=1B$3|x
Z,g]^)rUI 6&*]cl

你如实的告诉她你哪里也没去什么也没做;你说你一直在等,等她下班等她练完;你说你看了一本书听了一首歌想到她,她微微笑着问你是哪本书是哪首歌,你回到家就拿给她看拨给她听,她会很专注的看完听完然后告诉你「这写得并不太像我」或是「这首比较像你吧!」。FjlR.govWKDSxvGbSx:Tx@s- aU&jI;

cG9 .q9e*zCo1d
\`g, E;If15Mb

但最棒的回答莫过于她的眼光闪烁着惊奇,温暖的看着你说:「真的吗?我听起来是这样子的吗?」'~&alfM@eb?T*"&Ii&
在收假的那天早上你会洗一个很久的澡,久到她必须敲门提醒你会赶不上火车。事实上对时间你再清楚不过了,你只是想多少拖延着离开的时刻,你会用极慢的速度穿上衣服,顶着一头湿淋淋的头发走出浴室。她已经拿着吹风机和毛巾等着你,她擦干你的脖子和耳朵背后的水珠,动作轻柔得令你起鸡皮疙瘩,然后她会用把吹风机开到最强替你把头发吹干。通常你们会在吹风机吵杂的运转声中道别,你们对彼此说了什么对方根本都听不到,这样很好,才不会太过煽情。
&F3z, oN3r,} y$roXX*kdbf6)={.:@f

ttP^urxOW0TU${
E%&#dQrtx#s+E

「你──,我会──你的。」~kjS:a)Q}gU@CrQ,
「我也会。」aDt_:;[ q=lWX
「我─真的─你喔。」iq@Ve;I&M{Q$ELT\
「那真巧,我也是!」
):,[4qMY F;?BkcRwL9qZ68n2j K=?a{c

 ^J?6i4}!M9}F q+
uXw3V= =EzZV(

退伍以后你以为事情会变得更好,她也这么认为。她觉得是时候开始计划一些关于未来的事,你欣然同意,因为这样的讨论让她的眼神熠熠生辉。c4k{By@U0Hy'PVzE8|aMPSV#u=

sZX}o7}V9rWE9?%
vpVcT,9dNO: h=mg

「我想去纽约跳舞,我要到玛莎葛莱姆的舞团参加audition,我要去纽约大学修课,然后走一走第五大道,看那些买不起的东西。」她说:「我要存钱。」]^`w{ikY*LI==ab 6Xyh5W v r4BR

P]lv/GFA}}4ct\fR
F\Jfy?Qo)xjqWl558a

「那很不错。」你说。)"+LPDG0UNE9C
「你和我一起去吗?」
Ja408!}\@ bo[Z.r8,xF`; T&?r1[?)T0

wYRC2U|e WaY=V
cc+k a3\=d6~Krm_

「为什么不?」7HpBj.d [ne:bir5
因为你的答案她显得很高兴。
/pF7S(, BTalKfBP"QGp@|t='W$e%o(8?

'xkKw)-(2[aBdl_[}
i8Ua[(Lr7EY_ arS

「那现在开始我们要很努力才行。」?784f'"{c Jc-I`Pv\
「非常努力。」
#?%J+R^1gkIjlm+',mnySc-qvP{fA

z*@j#iZf vl, lfc
ls.gy$:od.3vK)P fm

你并非不知道这样对她来说就是一种承诺,而是在那个幸福的晚上她抱着你,你很难不承诺些什么,事实上,当时你的确觉得自己做得到。 *no#GQ'@8@26.tp?hQ +:Cyk9s6}

i7"h^Y u7uekTB6u]P-
G^y9A~;+!BG=b2

她多兼了很多家教课,也加长自己的练习时间,她要你别再去舞团等她,她会自己骑车回来。你每天醒来她已经出门,你对一整天的空白感到无所适从,你在家看看电视、翻翻书、去二轮电影院待上六小时,然后买了她喜欢的蛋糕回家却还得等,等她终于练习回来已经十点了。你很希望她能像从前一样与你聊聊白天的琐事,她却时常累得连蛋糕都没吃就睡了。但这些你都不在意。h,m8+Z- ~7/[/`lg$R=u[9eg7!NYz"#m

+(XUbg's&?m(XEX
hVLa}Aje o~q-S =i

你在意与害怕的是那个她以前会随口问你的问题,那你呢?今天一整天你做了什么?为了纽约的计划你有什么打算?你本来想对她坦承你一如往常的没做任何事,就只有等,或许有心不在焉的浏览一下104,不过你还没什么打算。但你不敢,你知道她会掩饰不了自己懊恼与烦躁的表情,你见过那种表情,而你特别不希望出现在她脸上。你说你整理了几份过去的履历,投了几家公司,目前虽然还没有消息,但你有预感对方会喜欢你。她看来满意而开心,你有种心虚的安适感,不算舒服尚可接受。fmk(]'/%OOOR[k]{8TB ")*s1?;I/

2 (j71X}6+&]o%:p#
e gl I8 5jVIGY94jd[

你认真的想找个差事却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任何货真价实的职业你都不会,你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更悲惨的是,你知道自己厌恶工作。很显然的这世界上没有一个安放你的位置,这曾经对你来说不是困扰,现在却让人慌张。6~@gf%zQyaa0pbLEI*zT/8K5a:k?)2iz

$8Gr@asd{kVY4+i_%
4\z!M Zi|t(AlA!

你说更多的谎,你在早晨和她同一时间起床,一起出门,你告诉她你现在工作的地方离她的舞团不远,所以你每天载她去上班,再回家睡觉、发呆,等晚上时间差不多了,再去接她下班。你知道自己只是在试着延长幸福,但你别无选择,至少目前你找不到欺瞒以外的解决之道。8 J9rN['ci`46e Q( 8R55k. -%w"q

"_4G,akiV2-,n@
}hf?5pxL|| p;[lyK

「你还喜欢现在的工作吗?」有天吃早餐的时候她偶然问起。C ;QuKb ceM`wy%v
「喜欢阿。」你随意的回答,默默希望自己没露出破绽。
JFVP=]cY5^GT G)8s}![kZd!ijUd~.oP

ZXUJXyOT,(s\FP
4}ZQTknp`e06'l@y

「好险,」她放心的叹口气「我这阵子其实很担心。」c.bZ2/Wd}b|J$
「担心什么。」
r*cr ErMT 5#@t\?:qgnylo ?7]C&s

p~tfn5]%i=|LM+8v&
lcZ=HRT7~@0N

「担心你为了我的计划勉强自己去做不喜欢的事。」% F"]Y_`P!c3[w
「你想太多了。」你发现自己的背微微潮湿。
pr4q(L?&,y,-m o2#nvS3%2!Ov'{?Q=_A^t

O9Mr{1r{et5AlZ5LL
V =b'(",]

「但你最近看起来…」她斟酌着自己的用字「…不对劲…,不是…比较象是对了、正确了…,就跟……」 0jSqB${h)HX
「…大家一样。」你替她把话说完。
DjHz}B?=f"qFh ~1U+vjhTw CU22ganRc

S!fDE"7PsXv\s`pK
rQQ1Do`kxlr 8[y

「是阿,」她点头「就是这个意思。」BR3ip8B 9\ lR @:
「不好吗?」KVf?g+!-VKVl
「没什么好不好的,」她吃完最后一口吐司,拿起袋子准备离开「只是,我以前不觉得这种变化会发生在你身上。」
Vsoi;V@ n{:|87eQFs$cDz(&0=pD E ~

y]+ n@\_F\vhF+;#CS
as2 DfJ\7,E!VF

她后来会发现自己真是太了解你了。gL$^cW.jih0eDDLT`Gp?G$Bj$:$v`6

!#T,~6Y[so Iq
`*!s2KEn# mI2Ekc

那天下午她有点感冒,怕传染给其他人就提早回家,在家门口还传简讯要你下班直接回来不用接她,不过你收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在她推开门和你四目相视那一刻你正阅读着sagan的那本书,书里面提到恋人们最悲哀的两种结局,但你知道其实还有第三种。g1Z%cRal?v'w+jN^Ahp3 i^&Pc,&27`

tb=sSq N*$'g
!i@+^_f)n+';0w&)$

「你也感冒了吗?」她声音微弱,提出这个唯一合理的解释~=fdn]&fKC !U0u
你很难决定此刻是否要诚实,你观察她的脸色,企图猜测她期待的答案。
``sVXh/KNz1O0s.Hi[,W8M]U3N7|G

t4-'*;Q(qi]_U=,W
`[3Vh|9c .Hd']

「你没有去工作吧?」她的声音小到象是对自己说话「应该是说,你并没有去找吧。我早就觉得奇怪,你从不说你工作上的事,我以为你只是很累,你的确是很累,说谎说的很累。」她坐在玄关的地上,脸上出现一种漠然又疏离的表情。o=G\/$Gn| BL=) 'jHP +G,@Xdo)yeW

WH{Z7Vy*%4|_9zC\k
LI)^=?\*I{,]:(I66

你走过去紧紧抱着她,紧到她成为你的一部分,她看着你又好像只是看着你身后的某处,你感到被透视而胃部抽痛。=h gGZqBb8N"Z+
「怎么办呢?」她的声音飘忽忽地「要怎么办才好呢?」。她推开你转身进浴室。
W!=N8z*O~p=4v,+b0zGU*%_mf  ( 

ycU3v*M|$(a?(;1
FA=C:`*"q3R]?rKw

你听着她淋浴的声音,你坐着,等着。她出来的时候拿着吹风机和毛巾,犹豫了一下就把东西递给你,她太疲倦了,你把她拉进怀里,替她把头发擦干。藉着吹风机轰隆隆的噪音,你终于提起勇气开口。L{@Sq.j0cV bMHvG`{5;B~"'WDdIbrv8u

q_Zu{{zW){4O4J7{A
O7%?@l +OW0&Sw

「我是说,我们能不能,最近,或是这一段时间,先暂时不要想到太远的事,我的人生目前除了你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事是确定的,拜托。」 P=p`6\ Z/YytN]l?#_:v/XMpCV %

tY(2@,=yn~bM@c9
T&^e woHN/BC5=b0"q

她转过头,伸手把吹风机关掉。o1N~* l7S`t wpF
「要不是爱你,我一定会……」她没继续往下说了。
y@W V6plRUerA,7*151jY& GE]E*060qc

Y[70zzw= 7 EOvO,)t
H][C]2 z!gI$Mw~t-

她再也没提过纽约,她推掉几份家教、减少练习,她花更多时间和你相处就像你希望的那样。然而,你清楚的感觉到她在枯萎,每天一点点,在你面前凋零。有时候,你觉得她是尽全力的想爱你,两人的拥抱却再也无法像从前那么扎实、热烈。「要不是爱你,我一定会恨你。」她那时没说完的话,恰好切中你们现在的状况。|]Nw]]Z@O}87?H5E@?M~k_1(H.x};,

k nSpP@JxUp'\
Fe`nn "p2Dp9/.%

「迟早,会被讨厌吧。」你这样想着。lZgp:wh:=bNF"Z Mf[*Gkf: |S%!&f

7|"FIiD]rpEaozr
znm=i(M! {ixY,

昨天,你到舞团去接她的时候她还在练习,你偷偷看着她,她旋转跳跃的模样,她的手指的伸展和背部的弯曲,她的身体享受着音乐,她的眼神柔和而有光彩。你看着她那张认真的脸孔,知道她永远不会适合你那种静止不动的生活,正如同你无法跟随她积极正向的脚步。爱到厌恶,正是悲哀的第三种结局,总有一天她会受不了你的散漫和停滞,你会受不了她的催促与指责,你们会消磨对方直到剩下憎恨为止。;PnLUcwR9xVdchnU %80(C(l~ ]cL/,

}! @4p  ;Da|m
;2Y*qf$)D^!^jyJ

你不要那样。ZQ@YD&K+T@a El^
你要离开,趁她还不注意的时候。
Yc&r&=x|+ew9`]hQl1X^XXFn7gJ[I,9K_^e

E.{&ik;!i9I_l+7Su
|Fu!M4j+tH9=ig}b

远远后面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你回头看见她站在那里,她站在那里眼光含泪。57ltZIP9We1+21Z
「我要走了。」你对着远方的她大声说。
6YNQm?jV}Y0*;fN6[`Gel-jTG

&;x$s'` }i@OOB$
/C]EFd_q`[gDE- 'Be

她停了一会儿,想揣测你的意思。vMEo*0N_K1:B:k
「我要走了,」你告诉她「虽然很荒谬,但那是因为我爱你喔。」
${j[Dovw34`kSVJdG?LA%nW4l)=:U%FCg

O&/h^V5:b|L|$=%I
eSzhNRSPVg}6r$69

她看来很诧异,双唇颤动彷彿要说些什么。你不敢听,你知道你随时都可能后悔。vQr &U5B( s7s#}e$yb&1O[= Tv""k-+

R[(.5FE~D!9}'|
`1 I"}sVQ  n =K

你转身迈开大步,搭上最后一班开往南方的巴士,你记得你们曾经在前往那里的路上吃了一个西瓜,而她为你跳过一支舞。你记得那支舞,就像你记得她的脚步声,她吃什么都加番茄酱,她睡觉的姿态和微笑的模样。rz9.^9[k5_doE^L4[bca?!uYi

g7ss+T:'S@=qpZ;0#
U_E;;(RY*C-['wB(9u

「唉!至少这样她是忘不掉了。」当你发现自己这样想着的时候,觉得自己还是挺自私的`g.-NHhOK"4MI\ fTZRerP,bMaB|x358

K")$[78-A#9{_an#W
c=Ra 4 AdYZ,.H

一辈子的相守 by 小阔叶_Pa=XsnRfp8AZI7yccS_|(,y`Y+zT+

`=P`kQeKGbmjuMp:
,veI&[+l4oXJW4}M

凝望着窗外树稍摇曳,阳光从叶缝中像跳舞般透进来,外面应该是凉爽舒适的好天气吧;回过头看着屋内,惨白的房间让人不带任何希望。UHhWx? _d-G$""'u6
「如果漆成粉红色,不知道病人是否会比较有求生意志?」
QS h!o7=`denG)|M&o6QBd\

D!fPFcM#Y)r`YYlv+I
=@h6ot ?AnCFr,7$

盯着同样惨白的天花板,自己心里胡乱想着。=~ovp j-t(D?}q^3}y
终于做完最后一次晨间诊查,冰冷的听诊器离开胸膛后,医生看着病历点点头:「可以办理出院手续」
(Z3H!g`lWp3D2t O&yt@^Us,`#CdT _Lq

NkWwhU 1`ni!;nw
gu'K7!1S}uF_ U

医生应该跟我同时松了一口气吧,毕竟误诊这种事、发生在主任医师身上是极不光彩的纪录。)Vg!5:v?ju^[.n@nmo&P`HuRD*?GKD~mg:9

_ J3[-[X&AoGD{
$2=OD'[ E52R1rN

看着母亲屈膝感激、而医生竟然也不知惭愧的接受,心里只觉得一切荒谬到了极点。)R+A1n98(=99g=}z n|.@l9w[Qh

1X{/1l2Qv+53!xA
R^(9a?N.9IbK 

原本只是胃经常不明原因疼痛,拖了许久才到医院检查,报告出炉居然是得了胃癌,以前一直不明白甚么是『晴天霹雳』,在医生宣布的那瞬间确切领略到了。S(|=N?Z:L(%R~OFx*N9o}|aG62n5HR)

"@;@e + \M=G%jyK
nP=w$xc0{2?2Fx4D

「小心楼梯!」sjJ2`8=_^K}S Pm)8[8
妈妈当我还是病人,小心翼翼搀扶着我,让我不觉好笑。
`V9vd&Us;}cC'D u:/xB0V &'dA~Hzjb 7

(;q3a7_A3 $?mF
$uWiagTy3#8#Zb}hfHK

至今仍觉得不可思议,原本只是单纯的胃溃疡,为何会被判读成胃癌?!zv# /*^l!CU =p
医生发现错误后觉得颜面挂不住,不停重复检查化验,折腾到最后才愿意承认误诊;而我唯一的收获,就只有这两个星期在病房里深切体会到生命的可贵以及护士小姐很可爱,这两件事情。
\&9js| Cm4E;V"uN/ }Jiu,+ ctWL J

KL/ JV2#yX Tpo
-Q;7lGbFM;QhU0 X

一进家门就闻到满屋菜肴香味及熟悉的味道,满脸狐疑回头用眼神询问母亲,「是我叫阿莉回来的」只见妈妈一脸严肃的表情,眼神往厨房看去:「你刚出院需要人照顾!」*n\[_dR/Xnp9(XJ @
「可是妈妈!」忍不住要提醒她:「我跟阿莉已经分居了。」
g}wB|91dVBdT@#?xXfN[y}-fVLY^bP

01X?jg0hpZ2. "
 gw= lc GQ}1,J6:

「那是一时冲动所做的决定、我不承认!」老妈瞪大眼睛看着我,不容许有任何异议。qH-v`-?t2(xnmgE~{QJt1aQSPk#6=~rN m4

Hq +X,7==?F v ?iN
Ax?^~OE&1"N"LD~

阿莉是我大学同学,是所认识的异性中,最受妈妈疼爱的;只是个性过于柔顺无趣,不是喜好刺激的我所喜欢的类型,当初也是母亲希望我安定下来、在频频催婚之下,为了安抚她的心情、不再对我不停叨念情况下才勉强结的婚;婚后努力扮演着好太太与好媳妇的阿莉,对于我的不安分永远是忍气吞声。|B.j (m|?0@8O#D2[:(vt+zk7*!@k $lm

7MlXN4C 'kv ;g
?rtlEQ 9Tr=mT7`"

「知道她很好,但我需要的是烈酒不是白开水」不敢直接讲,只能在心里咕哝着。{ILNst6VBr0P
「难怪阿莉会受不了!」妈妈彷彿知道我脑袋里的想法,不悦叨念着:492f?TV=;=Ws_/Z~?/
「结了婚还乱交女朋友,实在是太离谱。」"p'W# wk; iBW ~ 
「妈!…」看到老妈完全偏袒一方,忍不住抗议起来。
^+ P* F GsdA/TP.em= 9_$o3D

+ R}_Hex0R,I=!n
k= J;+U`9x4 ve`#

「我跟你说,这次是个好机会,你要好好把握」母亲叉着腰警告:「再把阿莉求回来!」fW.=gC{]Ryd8edre
「可是」我无奈对她说「我并没有想要和好!」
|\b -5iA8M9),xt=%:I n`my8d`L^;#H6h

sml#~&X=82e;&tW_g
F@%0:?R&v; \N!1=2

「维德!」母亲这下真的动怒:「老天爷给了你这么好的太太,不要不知道珍惜。」^,e Dl!SBTpN "l.
看着妈妈怒气冲冲的走进屋内,我闭上嘴不再多说甚么,两人在玄关匆匆结束这话题。
!:CboE#b/dH ?aQ. lBz,j@&U\

Ai?\X7?X|nTimN
@$b&4n,i%ri9R#4h3V

「你回来了。」阿莉听到声响,急忙从厨房走出来,双手在围裙上下搓揉,喜孜孜对我说着。3F-MAe}F8//" K
「恩…」我轻轻蹙紧眉头,实在不爱她这种乡下妇人的举动;明明生长在都会区又是大学毕业,为何无法像其他交往的女友一样时尚又有个性呢。
brwa:t1/?t~5W!O6d in'~T"@d4jQu

70,=R2H }g`-dx6x
.HX- 6eW8LbBw1j 

就像最近交往的cc,简直像只性感的小野猫、想到就令人疯狂兴奋。=# 8YljH3#qads@$
「妈,午餐煮好了。」
9aIJvQzJ\{WLox @*e61 Z2J;sBxazh

o'K2XOF:F.||2$l0&9
{;B6b2iFD?OO&

阿莉乖巧顺从模样深受老妈疼爱,导致之后所交往的对象全被母亲恶意破坏,老是故意在他人面前大力赞扬阿莉的优点,有几个女人受得了这口气?L/+9ahgCkSS(=z-Ken"5,1?R)}Mmqu

(ET.rgE4V*`
_&zW(_%jn#w:8[_E

cc 曾经因此当众拂袖而去,让母亲难堪不已,从此两人更是水火不容。]B mnY^5Ww @n1
吃饭时看着妈妈和阿莉热络的样子,这顿饭吃的食不知味,正愁找不出理由离席时,有如天籁般的手机铃声拯救我的苦难。
:[eY@Wb, POv/,+ Bh%xLn\K.k=7Q@4V

N`9?Ua( oDVB 1
T?&VdFaDs? C; f)

「喂!请问哪位?」带着微微兴奋的颤抖,大声感谢,「维德~」电话那头传来令人酥麻的慵懒:「住个院就忘记我啦」t9 cJL3oB,bI5 h#Q
「亲爱的cc,我怎么可能忘记妳。」忙对着电话调情之余,斜眼偷瞄餐桌上两个女人,小的低头沉思,老的正死命瞪着我。eEimjP _pNT42v*j !,
「快出来我帮你去去霉运嘛!」嗲声嗲气的刺激从我左耳直接搔到心底。
v:7 q,p: Ja7aKn$K0.Uv*A~sdi[X^q

vQ0xG^ ~S}&.f Del
62IP7[( bS0dA6Km

我已经想象的到她会如何帮我去霉运,心一急脚跟没踩稳,拐着脚琅呛往大门跌跌撞撞赶出门去,留下老妈在身后叫唤的回音。\%@IwbuL3u#/` +_ a~+ 'bOBB @]

957o#`WA %(us=lQ
98J M-u ka9)pl:]H*N

咖啡馆的户外座位、因夏日艳阳撑起一支支大洋伞,零零散散几桌客人、为了享受这屋外的自由,尽管汗流浃背仍坚持接受阳光的洗礼;我也是其中之一,展开双手深深吸口自由之风。=V~Z=4b.jR9?9~ uFm! xy:G+ukiL$N C

VatV6| nmukPo,`Y,p
x|8ePP+jwu4f9X*A

「维德~」cc用甜腻的娃娃音,侧着上身贴近我、撒娇说着:Uu= "^Si=4"vvzv$
「这里好热呢,我们去有冷气的地方嘛!」 pV*,duQi\gc2~
「cc你想在哪里吹冷气呢?」我用轻浮的口气裂嘴斜笑调着情。r,^ (to=rb8=7n%g4
「唉呀!人家不来了啦」看到cc 扭动着水蛇腰,腻在我身上,让人完全心猿意马起来,正准备继续挑逗,不识趣的手机铃声响起。
]3`zl*jZX?18q;5oP0yV_aROasI8T

e z@n[-FG}eiN|?U
\=Y`2 DYR8 %^f/N7

「维德,妈妈叫你记得回家吃晚餐。」 @:L Z,I?F86W\
一听到黄脸婆的声音,不待她说完,『喀』一声把手机盖上。
ow.`[m 1Z6w.6PG Qv AZmms3s|;K)|t(/j

pF!7Y=J/6wJHCiGumv"}
*_ wyU5tu-k90p&{ =6

握着cc柔嫩双手、贴近嘴唇,酝酿好气氛、正准备重新启动攻势;『铃铃….』又再度响起,这次心里暗自骂了一句粗话。ka$En'bw|ZQ1Y=_ RO
「维德!」这回换妈妈的声音:「你刚刚为什么没回答阿莉!」
!A+BU ,/_ 1Z }kZ}z, cYnf;;CI1]'0w1

J{`xpZcR[Qx?/*;\$
a;(G5|of*l=T,s2

愣在哪不知如何反应,妈妈已经兀自挂上电话,正纳闷不解,cc手机倏然响起热门音乐。 [y_g6MVGeqxWt)@NC?
只见cc『恩…』一声,脸色异常难看、将手机递给了瞪大眼睛的我,「维德」
.0Y ;PGw|,v=TCww!$K =+Op_3 a;+h 1 )F 9

P)!]PWr/=X7"
L\:#qa]XfQ 6

天呀!电话那头居然是老妈的声音:「我已经跟cc说,你晚上要回家陪老婆吃饭!」C$"+!FCkSQ2 "{!Y
「妈!你怎么会有cc的电话?」看着cc、惊慌失措的失声大叫「你电话本里每个人的电话我都有!」阴沉沉的答案。 Q{S#&WO%` ,=(#4X_
挂上电话还没回神,一个巴掌又把我眼前打黑。
TH3U/VY' -4Qy?5OwRZ/@T\1@b*(F}y;

!/=#9h^Qp=I7.cp`
:7=8AsG.?Y"UV}$

「你这个骗子!」cc疯狂叫着:「居然骗我已经离婚了」# YY#-Ax49vs
说完甩起皮包、扭着细高跟鞋,怒气冲冲的离开。
4co9lC\Ejq-]3k1.uFy%,lHgF:`=:$r:Cl

$q4:60/?b(%Vf p:
!(` ^\"N$Li"A"6zu

我只有想趴在桌上大哭的冲动。K,'3ZBZ4^aHlS
回忆起小时候、有天自外头玩耍回来,发现父亲正悄悄收拾行李、准备离家,我哭着哀求父亲留下;他只摸摸我的头,无奈说着,他虽然很爱我,可是更害怕与母亲相处;说完就关上门离去,记忆中趴在阳台栏杆上,望着自己的童年与父亲身影一同远去。
Dc'+4~j{:!X=IBN8hJ$}]h2@KjF

ra'v'Cli^ OS9
&Mj8WzFWD2DSx-

那次母亲独自锁在房内整整三天,我把冰箱的东西吃光后、便只能喝着自来水充饥,饿到顶不住了,就拼命敲着房门。TTP~:OlZ=&lj{@A&6b
「妈妈!妈妈!我饿了」
t:z7be]U(tX !FP~l0Mrn/exuc"T'HM

[( ~n=\s o :
[{&7'i=FLT`Mp5XI

也不知哭闹了多久,母亲终于开了门,蹲下来直盯着我瞧,狠狠看着、直到让我害怕起来,又挣脱不了被紧紧钳住的手臂。{L?eQn ak./h^pTu`
「维德!」妈妈瞪像牛铃般大的眼睛:「等妳长大、不可以像爸爸一样,跟狐狸精跑了」
\LYPhnfDoX7@LpJ&cLj` Pxy%T9ZO/

5M3T$?, &i0b
F@{{~&x!_1lxWD\$

我哭哭啼啼嗫嚅的答应着,母亲这才放手… |8_)GO?O}g~Q
从此母亲将窒息式的控制欲望完全转移到我的人生上。
'l.pj:*p.8i#i6 3 8 nO;"bXiL~"cIwB{7

s32[|bDgJvD`Q) b
?n(a[u(E o{%nwhKto

不知为何突然想起童年这段往事。j$ Nw{7+OytlA$f
讪讪走到家门口,无意识抬起头,在昏黄的街灯下,有如巨大鸟笼,正撒下黑网准备将我钳制囚禁在内。
)^8u3OH'dp|bNY_?fpK`iS~T%Ty1F

F^ e7LW2*?=gx'0-g:v
{4JI# $6iiw?T$qn

拖着沉重脚镣踏进门,就听到婆媳开怀大笑的声音自厨房传来,不可思议看着眼前这画面,从未看过妈妈这么开心,更是第一次看到阿莉如此活泼,不停发出银铃般清脆的笑声;两人合作无间的准备着晚餐,不停的说说笑笑。.v8X NF f%sa&c`KzRsH'V`B0lCS=& =

B[;rFtZqhu=Q J:
HGlQ}\+9v/n0`/=sF

看到我回来,阿莉露出腼腆的笑容,急忙倒了杯茶,温柔的递过来,让我减低了稍早的不悦。rZ/LLac( (pLv2eU
「你也知妈妈的脾气就是那样」阿莉绕到身后,开始轻柔按摩着我僵硬的肩膀「可是那样让人太难堪了。」我闭上眼,舒服的抗议着「你放心,以后不会了」如绵似水的双手松弛脖子的紧张,阿莉替母亲缓颊;她的音调低沉轻缓、彷彿催眠曲,我沉溺在当中,迷迷糊糊睡着了。
WUh}LHQJlXqGEJ64r&*SQ +$+%~8t

?Jd1(S[|bq6iFa15HP.
@ ?v^Im41`w=V

梦里和阿莉手牵手在河滨散步,身旁跟着像我的小男孩,一家幸福和乐…dxIf3YUQcpM-6k#lT
「维德,吃饭了!」听到熟悉的声音、我倏然张开眼,阿莉正弯着腰唤醒我;想起方才美梦,一时情不自禁亲吻了她的嘴唇,只见羞红的双颊更显娇嫩。
X]UKKR_*oE =H+pelL!|6#&s_ I7=nl:

h@Fy^xE#q("3D7T
{Fkpi][HA,#pft

「怎么以前没发现妳这么漂亮呢?」我喃喃不清说着,阿莉没听清楚,只歪着头、好奇看着我微笑摇着头,牵着她手往饭厅走去;早已坐定的妈妈看到这一幕满意的点点头。4a{6c}!Q CH,0DBSj"x&:D,nmz3~o

&cOa}&O#|`&;G!2]
"dL]CcH }M`w:m%8

吃饭时享受到睽违已久的家庭温暖,婆媳俩轮番夹菜到我碗里,我一边扒着饭一边自责不已。 c|7C$catiq?fiLy
就像老妈说的,阿莉是个无可挑剔的好太太,自己怎会不懂得善待身边真实的爱情、总去追求虚无飘渺的刺激。
 DX1b9,B(!Y&E);Zrb! FB,5-DZjNF(

KA1#^ob)xv*yeOc'r
RU{ i?+wXzz%DN'Oy

在喝点小酒助兴的情况下,顺着热闹气氛,单脚跪在地,表演求婚的戏码并且对天发誓再也不会对不起阿莉,她们俩被我的夸张的动作还有夹缠不清的话语、逗得笑出泪来,阿莉感动得直拉着我的手,相信她的先生再也不会背叛她。+q,Oe_?S2)D7/ _@\O'ykumCE z:

gOc_k]y[wC54m:
c5dbE=='d [xk

「铃铃…」手机铃声总是破坏最美好的时刻! 6%GlXfbHT"v}93+
「请问是陈维德先生吗?我这里是xx医院」
* g4e[c Y}T'=2FhAu4I7.kB$-L7T=?{

+k-:%T_nKNQR!A1S
h+q(?DkZh?ye@pP6j3b

「想请你近期再来做详细检查,我们怀疑您不是单纯胃溃疡」Hio{sP%6KM?\,UC?wp
听到这里,正想出声发出疑问,喉咙一紧甚么也说不出来,母亲笑涔涔的把手机接去阖上,阿莉也温柔的说:「就别再跟外界联络了吧!」
J/&9}=05%ew^eTfMh j4 N~Y 2FG

{k5g`U/mb-+ f?tX
@H m&JO7+~Os[`tDN~

扶着桌沿惊慌爬起,眼一黑、软弱无力倒在餐椅旁,挣扎向着天空胡乱挥舞、却只是徒劳无功的将碗筷碎满一地,天花板剧烈摇晃着。j?1[HTs%[q?~?h.E^.Eh^v5utde@Y^

X9aW|Q}?QMN"{hQ=
\Pu e%zNfr chOp

母亲和阿莉合力将我搀扶进房躺着,妈妈哄着我,轻轻哼着小时候最爱的摇篮曲;阿莉拿条毛巾温柔仔细的替我擦去额头上渗出的汗珠,用她独特低沉的嗓音,一个字一个字缓缓无辜说着:dy~Z^/#k$2.`b%
「你每出轨一次、我就下一次毒;微量的、无关紧要的,可是每次都能让我高兴许久。」 /tQ ]{'iFb2,u 1\@3
「别担心,只是全身瘫痪。」「我和妈妈会好好照顾你一辈子。」
=:a=8O^C]I.&\7OEqTCpH ^))^zbXa1

6VFt) 0Uru
'$_TG=uA.:X H)p

老婆俯身在我耳边轻声安慰着我。3cFL"ir%4L*0.z\
我无助的将眼珠转向母亲欲求救,只见她轻轻颌着头微笑,老妈是知情的!
Gi^Jzhi;O~A?G'1K+}JSAV43[%+6Up el]

wCI5K.tLX/ta (H
[ ]PuOLF?|J]f^2[

想要吶喊发不出声音!想要挣扎却连手指头也动不了。w&(*cy T=e+wOH2rO
就这样清醒的任由她们摆布。
N- ,r.c=#~NmXT`Zr8LB~Fsvj|&AjI\'M

v-#'Bsw[6dx.%P6
/X]TS\VE`; &3

两个女人都快乐而满足的微笑着。]Lg|d['wD_eUrn:
心里突然一阵冷颤,这辈子再也逃不出她们的手掌心。pyq$.k]t|2~Iq(,
独奏by 舒果汁X(OLU5AQWqI|'t\+L
「我觉得你现在的情况,不是自我人格的精神分裂,反而比较类似儿童在缺乏玩伴的情况,会幻想出一些不存在的角色,以弥补精神上的需求。」黄教授祥和的神情里不失专业,与我对视而坐。
I:(TD[zpVGb W9u1] Rnb$Vs8

VL ,F?\cP;=hj
70BkL1Xh%s5@%l

「您是指所谓的imaginary friend?但我都长那么大了……。」WJhcOo|Fm^mU9/)0 ?
「也是有很多成人的例子呀!虽在接触了实际的社交圈后,但幻想中的朋友并没有随之消失。而且我只是认为,因为你车祸后生理或心里上的影响,刺激出脑中产生类似的效应……。」讲到这,教授推了推皱纹内的四角眼镜,他注意到我们桌旁走近了位直露微笑的女生。
lCy`f3ph&AG(HZY,kZJrF_k|@1 UoD 0H

&'#:I:Bqm{t$[e0(q
\:^ue5A .2!%z

「嘿!又碰到了,在干嘛呢?」前几天,同样在这个咖啡馆内遇见的那个完美女孩。#D~V1 kS 'B~Q-?#P
「喔嗨!我在……。」我吱唔的比了向黄教授。
Ah^r.NsS]xU)$"*%Ow(Pq0{Xx&&G5?;X

l%0U-9]FDwS}xqB7W
McO;E3[CAUIRBgT

「真快……也到我该回家的时间了。有需要随时找我啊,先不打扰你们年轻人聊天。」黄教授在地上拾起了随身携带的黑色雨伞,将位置让给女孩。他一直都是位善解人意的长辈。$Uh)X.]5bmN$,.SR%uh/2};gB0&WS

O3B3{nn9k7cr`&z
"gy]?h/OB9qSCid

「谢谢!那请慢走……。」稍微起身,我对离去的教授鞠躬表示感谢。"R T3e7tt $K^
「呵,做什么跟我谢谢呀?我可以坐这里吗?」提着帆布袋的女孩,汪汪的大眼珠不甚了解,指了一下教授原本坐的沙发椅。Y9bAk= #DC^ lE|B
「可以,可以……请坐!」我不住干咳了一下。
} 7\Hs5)yrA0q6a =oz?&BW-]P'gR-

iF\jJ!qW jQ$ KhY$_
?-O_'e~q7{ nq9+G

其实我是知道的。. Rf vD7ck+Z&
黄教授在我以前唸心理学系时就相当照顾我,是很熟捻的一位老师,但于两年前就病逝了……告别式当天我也有去致意。只是他今晚突然出现,一方面是不好不意思不跟他讲话,一方面更是想和回忆中的他聊聊。
!^xq N`3I"poIo9"+:C8$QBc* 6Ca

v"d@1r=+|3),PS*
8q7C}Q pOy_FoLJK

「问你一下喔,刚好像听到你讲英文,你英文是不是很强呀?」女孩期待的神情,让我想到万圣节讨糖果的小朋友,只是美的多。OBJA0Y, ws14j' Xw4kQxIm' w,g=U =aQ

0@i!59YLCCD+n8
zO1tULLq ]A=m,MBu`

「普通的还可以啦……。」我揉了揉微红的鼻子,想到以前会去英国读研究所,是黄教授鼓励的。r9vxjBl1-(
「哈,我英文就很菜……但有一份工作上的报告要交给国外客户,你帮我看一下怎么翻英文好不好?」她兴奋的从提袋中拉出了本小笔电,彷彿碰到救世主般。
0zJ ? GBxxGIq\r].=bsU%.GJCCW\$~3B)p

8#,lz^Q8r0*^1s
R c-,}T5:(= O

女孩请求的并不强硬,但却让我无法不去接受;不知道是我太有自信,还是她太迷人。jmm *[=m8=)&fnvN
「只是要把报告中翻英吗?」可靠的笑容过后,我看向女孩侧转的计算机荧幕。
~"cN^2=?&$'_L=]_UG FXGSVL@XH`O6

87!iC75&UyXW9p6B
z//jYF eT67;a;^0

「……于苏州厂上完单面connector时,要上另一面时发现有锡膏偏移现象‧将空板于ir前后进行量测,以fiducial mark为圆点,量测1~5点中心的dx、dy进行比较,发现ir前略会印偏……」?aab5,.@c'~Pk#4O+FAi;=}n0Mnx.Je V

tS3Q\\..lKu9[
X.tl7z"I \8063E

「妳……是作什么的啊?」我意识到,要将看不懂的中文翻成英文,不是很有把握。Uy5]~:SU@$t/?o
「pcb厂的客诉工程师呀!」她接过服务生送上来的咖啡,很自然的笑笑。
(3=x5HhS(!Tm-(zTTMriKcQ \$2+ dapk

~RYw- fN\ZZ9`:w
7 h ^NogFXHk4N*

客诉工程师……有这样的职业?人真的是视野拓展的越广,才发现自己懂的越少。k"+=`b*"#ZM+MK\`(l
接下来两杯咖啡的时间,她讲解着从未听过的专有名词和生产程序,帮我替她翻译完那份客诉报告。咖啡馆内的其他坐客,随着女孩的悦耳话语,或成为布景、或成为配乐,渐渐营造出我和她的独处舞台。
Wp*(;6-"nfab=dASXkEB6hC7xwqu x]

vxde|VShsKR&$vO
9qO^ cQq+'KOHG($-^

「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碰到你,我今晚都不用睡了耶!」收起小笔电,女孩喜滋滋的露齿释怀,比我想象中的她还要外向。}: X+!-;TT4Ny+Qgfr=a^@D&c Nrl 

T9OuJmK2yG*pG`o1NA
d?~7'4O2HIW5Y,s

「没什么的……不过快回家吧!很晚了。」我低头掩住心动,翻了开衬衫袖底下的腕表,时针上指着十一点半的位置。fOdr:eBnR}T]Q-75
这时间,不论是对我,或是对她这样美丽的女孩子来说,都该谢幕了。
(8(|C!a'{cvsNLVbj?70Ei YQTC`C%

? ~VhT7n-bi]{m Ds
T|&kJ7 **q?Nwy~

「那下次请你吃饭好不好?或是你有什么想要的吗?」她灵动的双眼,让我猜不透她的坚持是否认真。S@NZm_[2CxWUA#ct
不用啦!真的没什么!若是往常的我,应该会用这样安全的回答。
amY$&6p: ; }8W ~^~Z3|[k+3xn4~Q]l

8UYq6sn`{z; !'/f
pvxou((uKl jD

「那,我想要……妳做我女朋友。」反常的,我让她听到诚实的自己。2NnY1uzJ;b5;"M40_
停格的女孩,抿住嘴;她短暂的沉默,漫长的不知要用怎样的形容词去填满。
| :Sh8=)M|G'^,tZ,|'?mx-"0Y

=YWG "o^XUvBfbE$)
("6l e Zj:[Zvm_

「噗……看不出来你也会开玩笑耶!」大概是憋气过头了,女孩噗哧笑出来。\aro$ *s V|rn
「是说真的,我第一次看到妳,就很喜欢妳了……。」我抓起桌上的两只咖啡杯。擦着店内玻璃的店员,一副想打烊的样子。 RFLkqPX@?X$rP-3
「这个……步骤好像不对耶?」她尴尬的随我起身;可能是想说,那也要从吃饭开始吧?G[4aTXR4utI \ ?[
 vKm]f6N!A $ d}"
「有可能以后都见不到妳了,所以我想把握住……这最后的一点时间。」=AI1TR7'Nlv_h|KsOWe
「你要……出国吗?」她小声问道。
?ce ZH?Or?hU'T!gFN}QnQT\Z%

C_GDv2B SiU_Pd)
4y ka6,)bB6pw`dtg;n

上礼拜,去医院做追踪检查时,我脑里被发现残存了一个小血块,已排期准备近日开刀取出。医师估计手术完后,我幻视等不正常的情况,有可能因压迫解除而获得改善。虽然风险评估是很乐观,但你知道脑部手术这种事……一辈子醒不过来也是有可能。Al6Y@hOT&#":M:[8xha%&*i}!iKq5

$ U80EdGS#kD^ea
tU{"xR)!6Z?9 -}q"

「差不多是这样……。」我眼睛飘向左侧,对女孩说。C?If1f-9WKACt'!.
那里原就是个未知的国度,而且不需要带护照。
/g 0wJ\tNwqbI[dIqkB##2p,t/F. wE\W

jW0u49@_Sv**/Bj
/B3^z j/{"p!L

隔天傍晚,我跟心目中的女神约会了。Kx =A^bq? MhgU@v&
「妳想要看哪一部电影?」我抬头看着开映时刻表,大喊。
j]]?aW0mxMErBG[bvILFhMxSd!n

yPv? !K~:EAm ,[m
mt'pKH5Q !o=I{1&t

「除了叶问2和钢铁人2,其他都可以!」女孩在拥挤的排队人潮中,跟我一样扩大音量。n)bUCyPv={A59%0
我最想看的两部电影,被她一次排除了。
N&rMYTB"mt` Nn7Wu=03lqi#i2JSwi/_DLH

3F=!~6|WV_E{Cz?i
]! g`?bw&Q[p B?D8gr

不过男女约会这种事,看电影本来就只是个排行程的借口。她肯答应做我一个晚上(到十点以前)的女朋友,是比较重要的。bVDPi[@6[qV 3}?c1T
「那就买两张备胎女王的票喔?」虽然我觉得是不怎么样的爱情片。
oC Z-uNF m@5h-x6a"`P/tV

; ;b~i Y4WHz =i=|
e(O9i#L' y^hTK.C

悄悄的,我挽起女孩柔嫩的手,不想她被周遭的喧哗卷走。+}'OR Up(3D~(O
她看了我一眼,亮着唇蜜的嘴有点欲言又止。
ZjxG@@XzQ*?yV7^c`\ERN(BywtPXJS1_

^ir{)@qIWe'X? p
K xhFq^SW_b}V\.?

我假装没察觉到。好不容易的机会,不想放手。NX.D,+C9 "tza}#
「还是,我们……。」女孩挣脱喉咙的声音,似乎下了很大决心。
Q}%( M?WB&19b|g|Qg/N5a .eN^av8j_

?N D b-HUP ~%5C
Q_(.OIZ^bcpn~FA12PO

「……。」忽视不了女孩惹人怜的模样,我心软看向她,慢慢松手。@D=)"r/e]],mX_nl'
「加一百元买套票好不好……?有多爆米花和两杯饮料耶?」她朝我耳边说道。/fk FUY32UN-+'
嗯,我不介意,虽然不是很喜欢甜的零食。
-Z9(-CPa$,eJzijsJ-%P,6XoR?qKe5#

0CsdiFK.Gk 
5J)ImLC?a G{n?JK

看完电影后,我和女孩步行在人来人往的闹街上;离十点钟,还有段时间可以好好坐下吃一顿饭。 6viN^ "[0Im (G1
「妳想吃希腊菜吗?」我想到前头有家不错的餐厅。
~|"F5Ktri'{ :0hH"lRI,~&D?  0-

neHBm|c 39!j-L
LUp gc?8\pC%v|s

「其实,你人还不错耶……很可以给人安全感。」她看了我刚好到她鼻子的肩膀。\4E~gk6\T+)c
「……而且还可以帮妳翻英文报告喔?」我忍不住嘴角上扬。
FHwwO/.~B0/1bdzoD'NFwObP%.[V !:

{g;zuuX]?^lS_:_y-@
OEXZI5~X&=- fjLtO

「对呀!这是重点!」女孩配合的拍手,笑开了酒窝。XtV }-T.Nz}?S_X1
彼此的笑声结束后,剩下两旁橱窗陶醉的月光。
I64Ga0&pw?dNg`{Q.w$hg?2*`VF4~

N%R 4vMm5t5K2WW"
{om!QP8 R;QZ8*K8UF1n

「你知道吗……如果你没有要出国,搞不好我们真的有机会在一起哩……?」|L ' )KkF]OId?
「妳今晚不就是我女朋友了吗?」我逗她,因为知道没办法要求太多。
?P1x.'DNW$ZT|w^fA0Y{WP-)xWE}[j

hVf`Q_(,X$jT9N[-El^
'jas."s,T[a8UG%K.D

「唉哟!我是说那种真的女朋友!」她麂皮长靴下并没有踩到什么,但就是有点扭捏。3))tNNxpBU]x#g!]=
真的女朋友吗?怎么样算是真的,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定义。
v7S{26jDV9a*ds%&7=wa `3j)=lg

gZ77LGG.drD,R_t\$`+
(`c9me3aw*c9~

两人到了我所提议的希腊餐厅后,我让服务生帮我们配了双人晚餐和白酒。3{qelC7ES5p+PR1
「那祝你出国一帆风顺喔!」女孩拿了酒杯想和我干杯。
WV+{;1]]h\! :A?min)x 6(Y5 0gn

A `vM\)Hr | n63w
X# 01Gj+cgUBUCZp4

我也举起酒杯,但并不是真的很想一帆风顺去到那个地方。xZF u^{7 :La8
隔壁桌的一位老先生,隔着菜单瞄了我们一眼。虽就个剎那,我知道他已打量了好一阵子。
Oz1!k3~l dMh{-k/~v9c'QFVC')p/Sx'8D

U?CBEwtN!|F;Hv&
?p|L:o dNA  m nq

随他去吧……我心想。9 nY ][+n'JH q
从那天拿了我和女孩的合照回家开始,很多事就都不在意了。
inWkJ%y%%-8IK"*"dH#q_$f@I~c=4|qQ

7_|d?)@!d\L,S*P
Qho1= x$X ,Yen_J!

「这哪里……?就你常去写稿的那家咖啡店?」在客厅的父亲,将眼神从报纸移到我手机上。TXT` ND,1#$z_?
「看你照片笑的很开心,今天有什么好事吗?」端着水果盘的妈妈,凑近。
[HsSf _Hx?^dJ nvo( WL0378h?"yA}&KRT ~

o3:%?`NA^8Qu
_wvYl{K e)/c=)uo

没有人对我身旁的漂亮女孩表示任何意见。 H" UDClKYGOwJ}i
今晚买了双人电影套票,一个人坐在大银幕前吃爆米花,看着不喜欢的电影。
qi&;nwdjATMM66#oI5 '#=@`2|X2 W]4

oy(\?,`='1m||*
v/e*"rD`9]9L3S

虽很讨厌逛街,却把自己拖进男男女女的人群中,在不懂的流行服饰橱窗前驻步。N?bSD m,doofi8y
不是很饿,但是还是要了双人份的昂贵晚餐,对着没主人的酒杯微笑。
H;pa8+{E*C{eJj*`vb?)6$Yc~X@?QHTvy

'={W2*"6=8IYRb
0L2j;:f-|:2 0I-

其实我是知道的。M;?viM)u zGg%j
旁人看我就是个名副其实的神经病。
rs6mzk Y:jA_1"4M5amy=Q+,sZ,s`k

|K G7)hbbPW={
nP@Nc`E++?

车祸后,我丧失了分辨周遭虚实的能力,同时也陷入了浑沌。vxyn @^#.Ze3/]g'
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虚假的,该用什么去定义呢?电视杂志上的女星名模、用尽一生去堆砌的名声财富、镜子里的自己,不论是有形或是无形,全部不也都是透过感观制造出的海市蜃楼……?
BM6uP}uexa%Vd\~(6= !" F@"5p_=?&

m$J.TcL ?KC9O\ kD"
4e_aJ&I9s_!BEABXn

但就当我寂寞的几乎要去否认自己的存在时,女孩出现了,一个让我一眼爱上的女孩。尽管旁人看不见,但她的一动一笑,却可以将我心中的空虚温暖填补起来。L{\HQeU^3xLu0w)f
所以就算是愚蠢 ,我也想……真实的去体验这个不真实的感情,和女孩谈恋爱。
yT_%ub9~i3 ]x"-\oOw]h  @r.3=

weM0K^REYHSEkZafB
H`5=pWW7b4R {1edK

CQ\P4*{c2lol@:e0%
 wfR]le`. r`\-'K$bmE 0Zu[ye*3(T -=

>

四川一览文化 版权所有 地址:成都市上南大街2号长富花园3栋26楼2603A号

TEL:028-86137740 13688475132 028-86137842 FAX:028-86138004 E-Mail:ylwh@yilanwh.com

工业和信息化部ICP备案号:蜀ICP备14022304号 网站建设人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