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一览文化! [登录] [注册]
书名
作者
图书类别 主题专区
【书名】马背上的王国
【作者】王族
【ISBN】978-986-6234-33-0
【出版社】大都会
【版权情况】未转让版权
【商品信息】 页码:336   开本:25开  
【所属类别】 文学艺术  社科人文
【所属系列】
【出版日期】 2011-12-1
书本介绍
  【内容简介】xU7tI04) /@(DN
t.i3_RIN}LLL}q3G
  天似穹庐,隆盖四野;苍苍草原,豪饮放歌。SM*a&/?lOz3-E L(%\
&?.oO?Xci5F y*p
 l PC )hw$,'8[irr
}1+6LcLFaP=bj?uRj
  「高天生大风,厚地隐巨石。」广大的西域孕育出最高傲的灵魂,血性驱使他们征战沙场,扬威八方:冒顿单于举起月支王的头颅酒器大口饮酒,民族的尊严岂容冒犯!i Z=mJ"#~lZ? /Ew#
{CUJK=C~VJ.w c#+q
托米丽司女王挥刀砍下波斯王的脑袋,一箭破碎了亚历山大大帝的狂妄,唯有鲜血和死亡才能换来家园的宁静。[aD/yV$.u
R?x ah s_j9wS4-{x
  )` ,"VQ`0`Eq/,/o
*yOo"h-sU1O1T)%gl
G Ss Pqyu?H22q f1I-5
X7Wyb5(HVUo#u rX Vv
追逐着水草,游牧民族在马背上自由地奔驰;一声长啸,连天空的大鹰都不由得震颤。&6g0q4MwM(x8q0m
'p. ; *G.Qt6
大地赐予他们生命,自然磨励他们的灵魂,自由是他们的名字,歌舞是他们的意志。+|W=ARp^0_0
~Z-#PuoyKjDY&-
永志地追寻,寻找一个立命的家园;王国与征战,彷彿大漠上的狂草:消灭、重生。x.Qa@ *&"qwjz%K:E3n
U5|Gz:)#\X%XiL2fMG
但最终,他们仍在文明中消逝;%%q]R7@Zk4oJXT``1
'VeeVDoktxL pfO,g}
孤傲的狼啊,如今我们只能在书籍中寻找他们不羁的背影。AYx wznV&.^Z8=T?i^
{/BF+GF$uS{ 5
py40'hXhfXUn;u
Yrm_7#4?Adg9p 3
 & v0lO[/}&m -F"M
eK&)?Uo8 4qG4[p D5
   j(qB'kY:B=K~JMH)Z
$k/nYM}=#9sIV:IfG3
【作者简介】|@1}7J]5xVhQ3Oi
+.c=#2mX9J5lWV61
  王族;cIsv$M5k4l!Y`
I w[x8NH|kaoyVv_%
甘肃天水人,1991年底入伍西藏阿里,现居新疆乌鲁木齐,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七届高研班学员。出版有散文集《兽部落》、《游牧者的归途》、《逆美人》、《上帝之鞭》、《马背上的西域》、《藏北的事情》、《第一页》;长篇散文《悬崖乐园》、《图瓦之书》;非虚构三部曲《狼》、《鹰》、《骆驼》等三十余部作品。曾获大红鹰文学奖,新疆首届青年创作奖,在场主义新锐奖等。m25aTQ.y`jl
ez 5U;qq}N1aBef{j-j
 ziV/${j2.d=%
03Z bjU0C68 U`hN=N
   Zb``M5-?t.'%dwLLe
I \ozeyU-=@54).+
【目录】jdzF39SK*s;u) \=xh
V|V?A-7#I 4#Fg
  引子:游牧民族的七种状态-u *x; )C-AD\MP}
,t6Xp&X?'P .b+vM
草原:=%N 2A*C=E%@ w@m
2Cf-#Z||'s @&rNQy
民族y_Z h,-Hv9p)^0
HB!r0~2,`yz UtC
游牧f,yoJ}3\PRw@M#=~
6nA 5rtc^Y!1qyi8
王国M}6l|((T$4!6:d\H`{6
]N^@8qyomET_/$hy
战争 wa]X.:yHx8&p
7hUH)5Y Tpj0x(zq
迁徙UH2b^?3H 1 V?"4M?31
uid+qb {cxQs]*5v
消失hh~5zbB(fCyHAvqJ
{e (w l0vhaE Q\N)@
\Zme,aZN=&#l1\aW
Ky zYrYfD)Q5O(B;
第一章:天似穹庐Wj7RBJahafBGhW:jW
e6j"T1tu&+,Qg9~
匈奴:雪水对长城的冲涌Pomfs+!@UXEtzJn?s.
K-a1u uM4NKHn?5p`H
匈奴:冒顿,头羊的威力或挑衅TvAzy=LkfE3_.+*
zN C1WSt'OkWkb
匈奴:郅支,孤独的狼嗥=al V6)S&1r Y75Q,
pA7pnr;8TOaLbt6
|l3Qwy4{}E[E_ai?/
^@i?&1].UV2U?!M/Q&1
第二章:沧桑王国P*EJ8G.nh I=]w4t
%8aud;h)!j!=GI1*@4
楼兰:两千多年前的微笑 afnTd"uNdvT^?S&
W?9l:D!;W_k/' (B)sR
龟兹:绿洲腹地的安静生活UdzuZDsv4? .zN!YR
[a/J#1t94}/JZ#aD7
车师:交叉的沧桑河水aPP"?Y;Z_mDC9%m
H V;h.Rz\`(OzK
高昌:火焰中的城8KN,2n9N?aREs96
'D~8V2qPw5n Fbq
古格:神的追问vEQyyF3^V=v|mE6
5H'|[*\Eh{0WC
9End+vmU(+k&xC $"
X}k0kw#thZNf=sY
第三章:远征的战狼ikjw%(.Hq)G3G9/b$
DZ5 .MiapWxL.Is{
塞人:异乡的归途m(*1?HIFKbdaVNjOF*
w cV3 --80QHp
乌孙:猎骄靡,神的儿子u = @(z\OD.m4lW2F22
:(p=bg3tR4qWvek
突厥:战狼的背影739qH?w(be +P.u7
emLc 2/_wvz_q.
突厥:阿史那贺鲁,蛰伏的狼x$D;0r8?}At7?j
y z5RBy=LAW0k5Rl
蒙古:渥巴锡,圣迁之路QO}*88Tam(sSI X
7{'sx*ft^YR`'x(mwE/(
n*6hJ\5Ru3?*=`L)
~|Q}_6`t}m]W}
后记:大风中的朗读I&`uD&.CR7pC&c W^
)!Dq h B=zoa{{[k
阿凡提:天上的智者s(C.- n9I*m(C y
WYOOXmA'A&UF0
边塞诗:飘过刀刃的雪花Jde13uqosi) aG.J5
:/ e I-fJjBJ[%d
维吾尔:行走的神C ij{%'`O+0 %\
DPwT! s5`XAhB_D;V ,
《福乐智慧》:圣光中的颂歌"gAq~x=7yQ#x'Km
6HcT*43mnXmm EkB
《突厥语大词典》:你看我就是治疗我=FSfXtc&&P5Vl
=fp]~Wo6MXp_)Z-T
丝路:古道天机的启示=jCCx3 ![27@8LyFYI4
ow?YJpq tIyW ;#}Qd
 Zb!e^yL;1#}$hh?
 M+RKlC}2(h}?.
   %H^VHsu;~ .7K=:?VY
Mo#th_n=[za8N$S0nh
【内容试阅】: =/C&6_XJ;[q
NVu+)EIs&q2RU:~/
  第一章: 天似穹庐 | ypy.YUh0 ?TO,r!J
-A9\j|l=5qa;e
o2;yEto++d @[#}rC
IG7. =+;255 iB5
匈奴:雪水对长城的冲涌6;7)BC$o\+5 -{
*Hd |UG%f%r1Q
NV~p,|Rv1BTp XT 
J9J4v)=6 E wXZ"6(_O
◇ 一lH?[ID] Tba}\LUj
p RssBi )Ws t9+jdgC
\VBe?k 1D=!?u8*`
r(*dq2n^RU#IbLg%v
匈奴来了。9?]1~0d"2 ]g9SG?
- :c'48 A|WsM\Vq
^Y5lBK'e[4&.s&?9rlG
2x)?]_\=G(?,MC X|q
他们像一群野狼一样在赤野千里的大漠上前行,并对着太阳发出长啸,雄鹰听到后,飞翔的身子也禁不住左右乱晃。在西域大漠中,他们往往会突然出现,又会突然消失,其率性而为的性格在言行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们在西域快活,并非只是一天两天,细细数来,他们已如此持续多年,在身后留下了很多欢乐的记忆。他们虽然粗鄙,甚至被称为「蛮族」,但他们却一直在蛮荒的西域生存,并把它当成了天堂。他们为了让这个天堂永存,冒死与别的部落战斗,高举绣有狼头的旗帜奋力拼杀,既便战败或被杀死,他们也从不服输。Ie# l& gEEOq;:j
nOP]gFbz!7K%21
k#35+fMr0Ln=fm
M 69 oJt$!&wa)wqNm&
据说,匈奴是夏朝的王子淳维被流放后,在漠北高原与当地部落的女子结合,慢慢繁衍并形成的一个部落。从这一点上而言,匈奴其实也是华夏民族的一分子。在用匈奴一名之前,他们曾用过山戎、猃狁、荤粥等。但直到现在,许多人对匈奴的印象都是模糊的,在许多文学作品和影片里,匈奴一直是粗野之人,他们凶恶,长相丑陋,生性好杀。而由于匈奴早已在历史的烟尘中消失,所以现在我们所说的匈奴,实际上只是他们历史的某一部分,只能从历史册页中捕捉一股西域特有的气息,想象他们在饮酒、游牧、唱歌、跳舞、骑马、围猎和拜天时的情景,还有他们的牛羊和马发出的声音,共同构成了想象中的一个匈奴的家园。{Gq(Imb}p}C}`&O
=*RHw-\q?J v)?'JDC;
M.%+U52? 'S=[D4
)(VB:,f "Sz(j;!
但回归历史本面,从中还是可以捋出匈奴比较清晰的的命运经历。在春秋战国时期,匈奴慢慢发展壮大,不断从漠北高原向南迁徙,到了阴山河套地区后,他们十分惊讶地发现,那里气候很好,田野上的泥土十分肥沃,四周长满了树木,这正是他们理想中要到达的地方;他们立即安营扎寨,占领了阴山。好地方养好牛羊,他们操起游牧的老本行,很快就更壮大了。;UqAv$Yh? 2&L+c
YjZ]45MQ{mP\le
jP ~M2g8z~$p2/
J=4g|TBm"d}X="2_w
这样的壮大预示着什么呢?其实,匈奴迁徙只是出于生活的需要,当他们把「逐水草而居」这种在他们看来非常简单的生活问题解决了之后,他们天性中的某些东西就开始骚动了。匈奴实际上是在天性的驱使下向南迁徙的,他们犹如强壮而凶猛的野牛一样,经常被自己的某些血性刺激得难受,这种时候,他们便只顾发作,在西域大地上狂奔。这种狂奔的结果是,他们一不小心就会撞到长城上,于是战火就会烧起。匈奴没有后顾之忧,因而杀伐的痛快会使他们忘记一切,即使被击倒,他们仍会在倒地的一瞬,发出几声激奋的叫喊。'*~%"kV7F:S!5nL24
h?cg=pq]!0 L~Z%
:E%^"HBA7Qx(\nK3
T]* 1l'%;R^s^d
中原人为这些骑在马背上,在阴山一带活动的游牧者感到忧心,他们知道,这些外表一点都不起眼的牧羊人,实际上用一双深陷的眼睛在「窥视中原」。中原朝廷的担心不无道理,匈奴确实有一种天生的猎取习性,而且骑术和射术都很厉害;但他们长时间用这些高超的猎术对付的都只是一些猎物而已,当他们不再感到打猎是一件刺激的事情时,便把箭头对准了中原──他们想到中原猎杀一番。可以想象,由于他们野性炽盛,在他们眼里,中原的猎物与阴山一带的任何一只猎物没有什么两样。*ATOnev8xDZb!(E
XRS)G y6H.??t
La@CTiq`'yENH J
;e{UlTM)=$?N[(&@
人吶喊,马嘶鸣,一股旋风般的队伍从阴山河套一带扑向中原。中原朝廷没有想到会从蛮荒的西域突然杀出一匹黑马,中原人甚至对匈奴这个名字感到陌生。匈奴像暗夜里突然从雪山倾泻而下的雪水,把一股寒气激溅到了人们面前,让人不寒而栗。Zk2o=Ss}[#k_j:
Ri @o): 7z+@[+6ab
 X}`FGlTM-!ZetRS
W*+s0nQ&(7 "a]hV
  ◇ 二!we.1RdEvT%g8TNb
v2-b#;{UV$\ubroJ?ok
所有的人都慌了,但有一个人不慌,他冷静地观察着匈奴的动静,从中寻找着打击他们的有力方法,这个人就是赵武灵王。他通过冷静地观察,终于发现了匈奴之所以能够一直在战场上取胜的原因。{dxJC@ja_XEP2!L
9;OskkiK 5-7?RN
)bSUKpGi%H1v?Q*nPT
2:Gx|&)'t.4=-7%
首先匈奴在战场上很灵活,骑兵可以在马背上窜上窜下,手执弯刀的步兵进退自如,皆善于作战。细细一看,他明白了,原来匈奴下身的穿着和中原人不一样,他们统一穿胡裤,裤腿处用一根牛皮绳扎了起来,这样就使得他们行动起来十分便捷,尤其有助于冲锋。相比之下,他的军队都穿着长袍,加之浑身裹着厚厚的甲胄,冲锋起来十分不便。=D[K2TxsVHZ@7o%DU
V$Z Orh(Z*f'Z0[gO
M/ Kkyhh;]{FSYR
NAuw1x/i^q5 \&
紧接着,他又观察到了匈奴在骑术方面的优势。他们在马背上显得很灵活,上上下下如履平地,左右冲突更是像在平地上翻跟斗一样自在;他们的骑术很好,一般的马往往在他们缰绳一抖之后使能迅疾如飞,如要停下,把缰绳一勒,马便立即稳稳地站定原定。相比之下,他的军队因为驾着战车,在机动性上远远不如匈奴灵活。o=2Qu5HEfKz0x*
stu~FIgp";Yk@c[=
)#R5E:mBt NC?Khw
rQ lFgHRAbLHU^K#
这一番观察让赵武灵王震惊不已,发现敌人优点的同时,其实也就比照出了自己的缺点。两个发现,两个比较,让赵武灵王有了一次难得的机会审视自己。没过多长时间,他便在赵国提出了一个让举国上下都十分惊讶的建议:弃长袍战车,用胡服骑射。不但军队要这样,老百姓也一律改变着装,全部穿胡裤。ZcYa\]R$T-^2=\5"+
t_g-*"Mi;h0BC.^UQT
?OJpt\BR\[a}ud
em#^ xFA?, t?"q!u
人们不能接受,纷纷谴责他不遵守汉人多年的传统,让赵国人人穿胡裤等于「胡化」,是伤风败俗之行。赵武灵王苦口婆心地向大家一一列举了长袍和战车在当前已处于多么不利的位置,如若不改,在以后和匈奴人打仗时只能吃败仗。赵武灵王能下这么大的决心进行改革,说明他是一个很有魄力的人,而此事也让他留名于史,被后人记住了他的名字。古往今来帝王们一个一个如同跑龙套似的从历史舞台上一晃而过,能让世人记住名字的并不多,但赵武灵王却让我们对他心生感激,因为我们今天穿的裤子就是他引进的,是他让汉人从此走路时变得便捷,不再慢吞吞地耽误了事。 "+riA67=QoBW
_W[DXE_DuX]8T+/
]([eRP%SYS5=,&L8
p{*bGh(7{Ox/pBQ&7
赵武灵王遇到了两个支持他改革的人,正是有了这两个人的支持,才使他的想法得以顺利实现。其一是他的叔叔公子成,另一个是他的重臣肥义。幸亏有这两个人站出来支持他,才让他感到有了一点依靠,觉得既然自己的想法得到了别人的支援,那么就说明还是可行的。这样一想,心里便踏实的多,同时也更加坚定了要将改革彻底进行下去的决心。一个人不做事便不会烦心,不会忙得顾头不顾尾;可一旦要做事,而且做的是一件在当时受到多数人排斥的事情,那么他面对的困难和所承受的压力就会很大,弄不好会被人视为怪物,举起舆论的棒子,把他残酷地打将出局,让他从此再无翻身的机会。9\v)/6j.'*VsL
WnM*!Lvs%IJ%^)]}
Py0+5l#p)710\p1}
F[`=CRUunnFn=z^7
好在赵武灵王面临的局势稍好一些,有叔叔公子成和重臣肥义鼎力支持,让他有了得力的左右膀。H~:mZS%X6{/"|H
!X?(HcwY;z]3.^%
"-b: dWomZ4?l4GDA&
=#I!`B0A5?mG$!!
且看这两人是如何用实际行动支持赵武灵王的:公子成上朝时穿上了胡裤,在大臣中大步行走,让众人顿时一阵哗然,但大家同时却也看到了一个事实──穿胡裤走路确实比较方便,要是让士兵们穿胡裤去打仗一定会更好。众人有了这样的反应,说明公子成的目的达到了,他其实是在拿自己是赵武灵王的叔叔这一优势做了一次宫廷胡服秀,赵武灵王不能亲自走秀,他可以;走秀完毕,别人又能说什么呢?赵武灵王的叔叔的面子还得给吧,所以,大家都保持了沉默。L~0GNU]()#G*
!f,P\HiOeU)NN
p33 J,T*p=Bs290#Y@
Hu9@K7=IbbCT:RH"
公子成走秀完毕,我们再看看肥义又是怎么做的?他采用了与公子成不同的方法,直接走到众臣中去与他们面对面、心贴心,着实好好教育一番。公子成是展示,义肥则是引导,让大家能够更具体地了解胡裤和射术的好处。瞧这两个人配合得多么好啊,一硬一软,把工作做到家了。满朝文武都被他们打动了,纷纷表示同意赵国军队改用「胡服骑射」。一次人类服饰的重大改革见效了──裤子,从此便成为汉人的重要穿着了。7{h4ma?,$ya*N0p
\ 6AWhUh= PU6[O!`
 Gfo\Xb,|!g 
|.v(j5WA 0pt=RYlO
  但赵武灵王之所以这样做的目的最终仍是改良军队,让赵国的士兵改用「胡服骑射」增加战斗力。很快地,他便训练出一支精锐的骑兵队伍,其装备和战斗力堪与匈奴骑兵相媲美。刀子磨快了,总得试一试才知道它到底是锋利还是不锋利。其实,赵武灵王在磨这把刀子之前就已经想好了怎样用它,他要把这把刀子刺向匈奴,让他们知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什么意思。Q`~HIET~vHZc|9
w[l:%W}$=TdG i T+
TA]z m?;kx36&& !
`?c4_@UgUR`#%tdv0h
没想到,匈奴居然把赵国军队的进攻不当回事,他们不相信羊会转过身来吃狼。轻敌有时候会让你犯下致命的错误,你看到别人身单力薄,两手空空,那实际上是一个假象,在这个假象的背后,则隐藏着一把早已磨好了的刀子,趁你不注意时把那把就刀子插到了你致命的部位。看看匈奴轻敌的结果吧,林胡、楼烦两个部落被赵国轻易击败,赵国的领土也由此又扩大了一些。赵武灵王为了巩固这些得之不易的领地,在边界上修建了长城,把匈奴隔在赵国土地以外。d~!k@twi!+Cgir%5C
54sqa0[&%'is
c].=crMZ5. {Aif
R^avAiq^3B}O,z
匈奴咽不下这口气,忍耐了几年后便又向赵国发起了进攻。他们这次是有备而来,既然知道赵国有着要人命的刀子,他们便准备了更锋利、更有杀伤力的刀,以报上次的仇,出一口积压在心头的气。这时候,一个叫李牧的人闪亮登场,在这场真刀真枪的打斗中大显身手! wo&Zc?#w-H8=m
|`z ,aAxE&!zJQId
au2KiM{;nt=(| #|/
=01X={Z\e[oT2E
他冷静分析了当时的形势,觉得不能再依赖赵兵的「胡服骑射」和匈奴过招了,上次虽占优势,这次却未必管用。不过他也从匈奴的军事上得到了启发,决定和匈奴玩一玩战术,学来他们经常爱用的「佯装失败,诱敌深入,埋伏歼灭的方法」打击他们。为此,他把战车一千三百乘,骑兵一万三千人,步兵五万人,弓箭手十万人精心布置成了一个巨大的埋伏圈,然后在边界一带「大纵畜牧,人民满野」,把十万匈奴引诱进了包围圈中。呵,匈奴一点都不知道李牧的计谋,大咧咧地把脖子伸到了刀子下面。既然脖子都已伸到了刀子下面,那还犹豫什么,赶紧往下劈吧!李牧的步兵和弓箭手发挥了巨大的杀伤力,匈奴的十万余骑被歼灭了。匈奴又一次吃了大亏,等他们明白过来后才发现:怎么我们经常用的战术被人家学会了,而且还用在了咱们身上?中原人精于谋略的做法让匈奴感到害怕,觉得汉人的脑子似乎不是那么简单,他们让脑子转几个弯弯,就会拿出让你意想不到武器,给予致命的打击。FeVY,;QnwPj6
P[B._fBGdpR$bA16=$
ZdYv?#)QDcstu"c?e
cfn^lA}vy@1aC] c)+
匈奴觉得玩不过赵武灵王,便又一次向后退去。李牧乘胜追击,一举击破东胡和林胡,逼得匈奴的单于四处逃跑,「士不敢弯弓而抱怨」,从此再不敢有南下放羊的想法了。
>

四川一览文化 版权所有 地址:成都市上南大街2号长富花园3栋26楼2603A号

TEL:028-86137740 13688475132 028-86137842 FAX:028-86138004 E-Mail:ylwh@yilanwh.com

工业和信息化部ICP备案号:蜀ICP备14022304号 网站建设人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