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一览文化! [登录] [注册]
书名
作者
图书类别 主题专区
【书名】那些人在西域的那些事
【作者】王族
【ISBN】978-986-6234-48-4
【出版社】大都会
【版权情况】未转让版权
【商品信息】 页码:304   开本:25k  
【所属类别】 文学艺术  社科人文
【所属系列】
【出版日期】 2012-8
书本介绍
  /W&2:TE1F1OPRq| 7
?='_*i2=LD&8+:
【内容简介】^z-;r9=f ~RCEx L27
]G }J\XjhfIn2 b* e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3D8"Ke JldZvc
/ S:q((b,{|8r
Y to9%\"Uz9rdhd
uJUnn+ssdWccq3bR
在一两千年的时间里,一个又一个使者、和亲的公主、商人、探险者等等,他们各自的目的不同,但所要面对的磨难却是相同,他们都必须走入西域,经受风沙雪雨的吹打;苦难对他们的折磨并不因他们各自怀抱的理想而有区分,苦难把他们还原成了单纯的个体,让他们把内心的希望和理想都深埋起来,在艰难的环境中努力向前行。#I9Ai/|6;O[&q1
#}=uaviM[O/"%;wFf
5?b(|(cSW;-bC=
QZs"?&mkDhQ`OEN
看身处西域蛮荒的险境,「持汉节不失」的张骞,如何忍辱负重出使西域,成为「西域三拓」中的第一拓。肩负国家和平使命,行于大漠,弹奏幽怨的出塞曲远嫁匈奴王的王昭君,为了一句「从胡俗」虽换得西边安宁,却望断了归乡路。玄奘用精神和生命在大漠中走了五万余里路,坚持信念至西天取经,十九年后满载经文,踏着一路尘灰归来…一群默默忍受孤独和寂寞,背负着艰难任务的远行者用他们的生命在辽阔的西域写下永垂青史的故事。Gh1M1kVG: =v$|i
/$r\ 5G,f#jxg"
 `O%'ghvxI:0o2(%M
OSAB7cS^7JDL5'Ns
   O@ 4o'zhcoMGSugK
IJnB\FwRO$Y[KCa~[]
【作者简介】g=dnGm#b13;uh`_"4*
KGd6=I{5gU-7wSBeHv
  王族?eN^KcVCA2thsR634
$x&SQl6^Kkf :v'+
t roO ric&s"O,En
6j5 W!y'u$ned!Wn
甘肃天水人,1991年底入伍西藏阿里,现居新疆乌鲁木齐,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七届高研班学员。出版有散文集《兽部落》、《游牧者的归途》、《逆美人》、《上帝之鞭》、《马背上的西域》、《藏北的事情》、《第一页》;长篇散文《悬崖乐园》、《图瓦之书》;非虚构三部曲《狼》、《鹰》、《骆驼》、《马背上的王国》等30余部作品。曾获大红鹰文学奖,新疆首届青年创作奖,在场主义新锐奖等。k&v;#?q"yRb?~Z*e+x
Um3kw.\l6#Pcvg_
 VQl4jN2$kWt1&DM#
uI#Nv{y~o3Yh0 .Z
   }{N(xf! %+AaP32]Yv
@zr zd~j %@HbU0
【目录】yzB$ySad U,5)uCJ
Ns dP829Hf~k 5
  序:一群越走越远的人sppB1( BXa|?@X`1w-
jl+nA,Gx]#mPH5
hFF?u D}1E s+hV`
S^YM=YE+Z%OdF6?R
第一章:征服者的背影g/[Txvp|gi%R@KC_:
xHQae'P$VOr:GI
QL9IBd5 xXlL2h)t
:lfh = 1r5 %Zeq~
张骞:生命大隐伏1h+Lkn()e-{]
.NIz[Y&Kc;'%M F
苏武:十九年的眺望G+p R%[c#O"ZwJp[
X,~LfA a~fl=Z/:o
李广:大雪满刀弓aU2&)\ c^QQ?Hs
pw9eesTczF"S(I(
班超:长剑出鞘bs3P= 2V?g/j:1$
AA6pnax|Mt@xYR|
耿恭:掌心上的神?2? ?0D`#dXJ%9e!G|
C5"GkC+ =s@{z# f
*CJ9@AUa[.0 CV4
'_[ 'sLpXY_ ?
第二章:黑暗中的舞者MBV~1 2N2XRA{Qx\!
KtIzN9~qJB oyY{%qDd
fktm@&_F# tt%Vo7d
"_X $ O3)w6WRWpb
中行说:大爱生大恨JQ_4_^8'9|D(}
NZ_?VKE7R&RpJ:
李陵:在英雄的阴影中隐退SB\7e.}hEi({S
es8Q+*XzH|\=+f8
李广利:迟来的愤怒HKz8 =?/{aH^t@U
/GmhthlXj-e\t, '
=yfp3;IdMGvh MBJg
egz {e#K(&"*eOpf
第三章:远嫁的公主4JDyi}N#{sa N~U Y
rREq=dd5) C=BY2UQ
Vdy8Vf9^j_MX%N6
6/z,9!S8p p5c7`n
细君:春天的殒花=$=51 hGy9og
?/Hm+yxSPchzAXE~
解忧:雪中火焰N~'94&?gu(3BdE$z7}
.s[VGh^L MFv m@s:
王昭君:左肩花朵右肩山峰"/QACCLHi@$tiQ_;5~
U15EDW(ku{6shub8|
蔡文姬:胡笳落雪pbb`(eES5&g\pp8s
=gi 8F3CqlC|KK~`
文成公主:内心的镜子之碎/t;Zv0p*?fzz;Q:S~
 H28Q+vQ)
布丽吉塔(K3BGJJ+}Z!.}bT+
={r/j^-u[c/UtO`
半个月亮爬上来54MV)K& N!tN#p?c
  ?r|$3j/YI(Y:%R=
R_h5L^)n$jt?V!F
.H`9D}7?QZW drKn
第四章:行者QA=q'ZwS58:@m:N6N
oG#X-QdJv-HQerd]8
.2 w*B+?Wc\M;*I`
bD*)7[Gr} I %
玄奘:西天在心??wZa5*3.3OMvC|
cr # DX&%Y)k'"cUx
行者:五个清晰的人uF~#KKL= _Tv ty
]"t{.=}4O)& ep
 Zx!Q4 ]w+#;N|XDS&HK
Z^\}%_g xW= ob
   E :fM*{{b5xtF:|R?
Hv-w; 3I9  } 0e$
【内容试阅】 z\~uylxBN=/5JmTE=
W}93 ohHjuMD^K
  第一章:征服者的背影)Tl;pFno6QRwEy{5
;k/EsHhMd4]r9
.mkyl|63vX,^u^Zj
bnl]D};Oe`4~nz2
张骞: 生命大隐伏O#=hU? B n`0*v}]; -
kLqd9(+eC~h&%'ZoD
@+G~*N#6Bfajzl,H
?co4!DQYc@O4r w
\\Pl-$' T-ziQ
O)6xPg^{x} BVmE"3~7}
2ubPFj^|+2)Jo
f"b=s6f1q,~I ky
在我的想象中,张骞有一双深邃的目光。在平时,这双眼睛大概显得很平静,不轻易显示出慌乱或激动的神情,它会因为主人镇定的内心而变得沉迷和冷峻。张骞是一只要去西域飞翔的鹰,所以必须要有这样一双眼睛,正如西域的游牧民族谚语所说:「鹰若想飞远,一定要有好眼力。」正是这样一双有好眼力的眼睛,让张骞冷静地审视着周围的一切,在内心掂出了轻重,洞悉了情理,品尝了酸甜,于不动声色之间将一切在内心做了了断。从此,这双眼睛一次次被主人在孤苦绝境中的命运启动,它依照主人内心的信念,为主人寻求着精神突围的道路。2T{1RZ%}Fi\e;
'wT R/rryc\&O,U?9
~$gZwIqZPS3UaP
LJL VT\whE3goeaH9
张骞实际上是一个冒险者,从他肩负的政治使命和个人命运而言,都凸现出了冒险因素,加之他的政治使命结束得太快,而特殊环境对他的制约又太过于强烈,所以,他在精神方面便一直在苦苦挣扎着突围,他总觉得自己一定能走出蛮荒的地域,实现自己最初的理想,并得以证明自己的价值。因此,他的行为便掺杂了许多困惑和偏执的因素,让他变成了一个在原地打转,始终不能冷静客观把握自己的人。hLir bGl|j}$;Ku\^
wu: K(DvKcRviHvo
Hb?h +B_8Le`?0.? ]
2R@nC}O z!G[w
事实上,张骞走过的是一条极具精神突围的道路─它窄小、坎坷、孤独,一个人要将这样一条路坚持下去,则需要用意志和心灵不停地去拓展。这是何等的艰难啊!它需要一个人视信念和个人尊严为至高的目标,从始至终坚持内心的精神价值取向。从肉体而言,这是一种疲惫的苦旅;从精神而言,这是一种超现实的高空飞翔。RpWm0vLeDy#
 *&%fbOnwE g!U7
Fn +;A$Sai.!RDIco
59=]z:hn!U T4tLQU
敢走荒漠的骆驼必将留名。「西域之通,始于张骞。」历史上将张骞称为「西域三拓」中的第一拓(另二拓为班超和郑吉),并把他的西行之举称为「凿空」,意思是「原来不通,凿之,现在通也」。人常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是英雄,但正因为他是第一个,所以在他迷人的英雄形象背面,又隐藏着多少艰难和痛苦呢?他在人面前是英雄,在人背后会不会有伤心的眼泪忍受不住要冲涌而出?可以肯定,当这种泪水隐藏到最后,终于像洪水一样从平日里小心翼翼维护的堤坝冲涌而出的时候,那便是英雄泪了。但英雄泪是怎样的一种泪水,也许只有英雄自己知道。到了这时候,一个人才会从被赞誉和敬仰一度抬高的高空回到地面,并从而也回归自己。;]Gw?a IjAjWnH5u9
I8BQHo/]qP|SxtE
W PT[!}5\'j$#t4
B@k0iqVnC5ohtGcd
但常见的历史把张骞的行为记录得过于完美,缺少现实生活的深刻性和多面性。一个人的—生实际上是处于变化之中的;变化,使一个人在很多时候都显得很真实,其心灵反应和精神挣扎由此便彰显而出。所以,历史中的人物不应该是高大完美形象的统一。再则,那些事情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烂熟于心,到了我这个年龄,传奇之类的东西显然已经不能满足我了,我希望能知道他们生命中的磨难,以及在他磨难中的复杂反应,我以为一个能够留名于史的人,他的经历必然是坎坷的,他的意志也正因为如此才会变得格外感人。Lv!zYrnk6JhV-FT
xs]\7Mo}o\~7* q
vBh ?KACl_RP&. Ez7U
o4+hbS f?x \d h
历史是多么好的一种东西啊!昨天的事情对于今天而言,就已经是历史。所谓历史,其实就是某些事件在特定时间里的结束,因为那件事件结束得深刻、完美、几近于天绝,所以,它们便被留在了时间中。历史从形式上而言尽管是已经结束了的事件,但那些事件在时间的意义里似乎仍然存活着,隐隐约约像一个美丽的幽灵,一直在影响着人的思维和行为。有时候,留名于史的人在时间的意义里,似乎用另一种方式仍在存活着,等待着与后人相遇,甚至还会抓住机会重演。`hOl+nva+a_^1R\|
@-zp0DhR%.f=[T?yu2
@@W~/+$j&tP?_lE
??o10d|U 7ZDjBud
张骞是两千多年前的人,应该说是一个很久远的历史人物了,然而当我在史书中一点一点走近他时,我觉得两千多年的时间并不久远,似乎真的像史书的册页一样,轻轻一翻便穿越时空而过,站在了张骞的面前。而张骞也似乎抖落尽了满身的尘灰,变得越来越清晰,等待着与后人对话。U:{a', 7*c]u6vW+
VC_+#\D"qIe}g(
rO=$61\h/4r&I~3&
yv0('qZ:xX 8w ?S
历史想利用时间复仇,并在这种复仇的心理中复活。=Ob|-j! 2P6N:/v
fY/jCrq%i_h=i
 iXX&-?1f\HlW(8S8W
, _EXE `W5dN&y,f3m
   kzGmifoLeFyVoOJT
] fVnche$:a4TMmm
  二 g jFB7SjYO_`b|uzV
\uBL2h$IHI~HuJ
2X Dr?0-@ 0U/|
W{ Ud,=Z*2h8i
张骞到了中年时仍一事无成,为此,他不可能不着急,但着急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所以,在大多数时候,他可能是一个忧郁和沉默的人。他每天都要像那些走仕途的人一样勤恳工作,但一看同行们都已经有了明确的职务、权力和地位,而自己仍是一个基层小郎官,他一定神情黯淡,经常想着如何获得提升职务的机会,但他命中注定属于大器晚成一类的人,所以,在经过了一段痛苦煎熬后,他的命运才突然变得好了起来。改变张骞命运的原因来自于汉武帝对西域的凝视,当时,匈奴在西域大地上已成为主要角色,控制了大部分王国和民族,第一次从马背上跃入中国历史舞台。西域从此越来越强大,以至它的存在对汉朝构成了很大的威胁。汉武帝是一位敢于进取的皇上,面对日渐强大的匈奴,他表面上仍保持着平静,但在内心却观察着他们,时时不忘寻找打击他们的机会。5'VokaFKY3OB5pB
-@"dA4U?vgjGI`L]
z!J*P$V@}le~ yqYEL
0`XY.B `.Ju$n 
机遇很快就来了,而且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机遇。一天,一名匈奴士兵被捉,审问过程中,汉武帝得知匈奴自冒顿任单于(首领)以后,在西域的地位已如日中天,连月氏王都被匈奴杀了,月氏王的头颅被匈奴士兵用去制成酒具喝酒,大部分月氏人被冒顿赶往伊黎河流域,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尽管如此,匈奴还经常掠夺他们,对他们加倍凌辱,月氏人对匈奴痛恨万分,一心想找机会报仇雪恨。这个消息让汉武帝吃惊不小,月氏曾经在西域是强者,如鹤立鸡群,但为什么在冒顿跟前则不堪一击,一败涂地了呢?但这仅仅只是一个消息,在这个消息背后却有更可怕的事实-----昔日的一头羊如今已变成了一只狼,汉武帝不可能不为此感到头疼吧?从春秋到汉高祖刘邦,匈奴一直是中原朝廷的一块心病,历经数次冲突后,「中原从此有了边界意识」(司汤达语),长城应运而生,但匈奴难以忍耐劫掠「村庄」的狼性折磨,一次次冒险南下。以前,月氏和乌孙等是大个子,在西域起着顶天立地的作用,使还没有长大的匈奴无法恣肆撒野,现在匈奴长大了,而且个头已高出月氏和乌孙很多,他们要在西域大地上开始耍威风了。他在那边耍威风,你在这边就不得不防他,而且为了防他有朝一日把威风耍到你的家门口来,你还得想办法制止他,但怎样制止他呢?汉武帝细细考虑了一番,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决定派一个使团前往月氏人居住的地方,动员他们与汉朝联合起来,一起消灭匈奴。汉武帝之所以要这样做,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时匈奴的西方是大漠荒野,是一条死路;而如果把月氏人联合起来,从北边攻打匈奴,就可以断了他们退往河西及漠北高原一带的后路。这样,匈奴在西为死路,北有汉朝大军重压的情况下,就会陷入绝境。c`ZRW\W~X[ )ZnZZ
d"gT2#D;"}UIS~9 \NQ
&`iypND.!lv?{9f
?SY0C:]QYIU2dP3
这是一个了不得的战略计划。一旦出击,节节连环,匈奴必然无力挽回局面,但汉武帝又深知,去完成这个任务的人选相当重要,西行的道路沙海无垠,险关重重,而比道路更难征服的是匈奴,他们凶恶狡猾,要和他们打交道,没有超群的胆略和过人的智慧是不行的。为找到最佳人选,汉武帝下诏公开「悬赏」征募使者。WS,,!x{=Ol@hy{
flQP"tAb [DO|'w
"A$ _.vB6 gXE[O
ubUpb^+Y aSlIUN^M
此时的张骞,正在小小郎官的位置上憋足了劲寻求发展的机会。仕途是一条充满了坚忍与等待的漫漫长途,谁要是想在这条道上谋个一官半职,没有过人的忍耐则是行不通的,在关键时候没有奉献自己或牺牲自己的勇气也是行不通的,只要你一脚踏上这条路,哪怕只当了—个小小芝麻官,永无提升之望,你都不可不把它当回事,否则,最后它便把你也不当回事,让你永无提升的希望。张骞听到皇帝征募使者的消息,当即决定舍弃小小乌纱帽,去西域建功立业。张骞如此果决,从表面上看似乎是热血男儿的壮举,不畏西域蛮荒赤野,不畏此去难料的生死命运,着实让人佩服。但如果冷静地一想,就不难发现,有一顶看不见摸不着的帽子还是吸引了他,他不可能不想,在长安像自己这样的小芝麻官,何时才能有被提升的机会,朝廷人才济济,自己纵然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恐怕也很难争得机会。我们可以把张骞后来在孤苦境地中的行为看做是纯粹的精神突围,但他应汉武帝征募,就不可能没有个人的想法在里面。张骞身在官场,不为自己着想是不可能的。他也许做了这样一些比较,此去西域,皇帝老儿亲自过问,众人瞩目,要是干出一番成绩,不愁得不到好处?!去,一定得去,机会难得,不可错失。他下了一个狠心。
>

四川一览文化 版权所有 地址:成都市上南大街2号长富花园3栋26楼2603A号

TEL:028-86137740 13688475132 028-86137842 FAX:028-86138004 E-Mail:ylwh@yilanwh.com

工业和信息化部ICP备案号:蜀ICP备14022304号 网站建设人文在线